• 首頁 > 社會 > 國內國際 > 正文
  • 注 冊 登 錄
  • 收入難抵份子錢?廣州的哥的姐們如何度過行業寒冬

    “出車每天能跑100元到200元,2月毛收入差不多3000元,車輛一個月的承包費是7000元。”廣州出租車司機蘇師傅算了一筆賬,他和搭檔的收入加起來都抵不上“份子錢”。

    疫情來襲,出租車行業遭受巨大沖擊。記者采訪十多位廣州出租車司機了解到,不少司機每天收入只有平日三成,許多司機因疫情嚴峻沒有出車,收入為零。為此,廣州出租車協會2月7日發出倡議,希望企業為市區正常雙班運營車輛補貼3600元,首次補貼周期為2月1日至2月29日。

    據司機反映,大部分出租車公司積極響應,已按減免車輛承包費的方式發放補貼,但有企業仍在觀望,還未具體落實。3月已至,廣州的出租車司機們翹首期盼新一輪的補貼政策。

      街頭冷清,為找活曾空車巡游50公里

    “早上7點到下午4點,只跑了4單,才150多元的流水。”廣州的姐阿英說,3月的第一個工作日,生意不如人意。

    受疫情影響,這樣慘淡的處境已維持了一個多月。阿英坦言,今年春節的生意和往年有天壤之別,“慘不忍睹,收入多時一天不到200元,少時只有幾十元。”

    疫情嚴峻,生意慘淡,英姐索性停止出車在家休息,這也是不少出租車司機的普遍選擇。李師傅住在棠下,那里聚集了大批的出租車司機,他記得“春節期間,樓下超過80%的出租車都停著沒動,不少人是回老家過年,還有一些像我一樣,不愿出門。”

    不少司機迫于承包費壓力,只好隔三差五出門營業。1月底,蘇師傅從公司領回口罩、體溫計和酒精,繼續拉客。那時的廣州街頭異常冷清,基本看不到行人,“有一次跑了50多公里才拉到一個客人,還是一單起步價的距離。”他表示,1公里要約0.3元的油錢,對于汽油車來說,“這單賠了不少”。

    單量少,不少司機直接縮短了出車時間,跑幾個小時就回家休息,一些夜班司機更是不到9點就收車回家。

    “網絡訂單平臺也不響了,有時來單,離得很遠也接。”蘇師傅說,為了得到穩定訂單,大家紛紛都前往客流相對較多的白云機場、廣州南站和各個客運站拉活,但沒想到出租車遠遠多于乘客。“很多時候,出租車在車站外就排起長隊,等調度安排進站就要幾小時,去哪兒還是未知數。”他記得,微信群里有人分享了機場排長隊的視頻,有司機曬出后備箱的鍋和碗。

    隨著返程復工加速,廣州的早、晚高峰恢復了忙碌和擁堵。但不少司機反映,除去早、晚高峰,其他時間段生意依舊慘淡,到周末更是明顯,一天大部分時間都是空車巡游。

    此外,隨著疫情形勢向好,不少被困在老家的出租車司機陸續返回廣州,街上出租車變多,進一步分散了客流。不少司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核算以后,每天出車的流水還是100元到200元。

      倡議每車補貼3600元,有出租車公司還未落實

    “車可以不跑,但份子錢不能不交。”蘇師傅感慨,這是擺在每一個出租車司機面前的難題。不少司機反映,2月份斷斷續續跑了十多天,收入不到2000元;還有一些返鄉者和未出車者的收入為零。

    為幫助出租車司機渡過難關,2月7日,廣州出租車協會發布倡議,按照市區正常雙班運營車輛3600元的標準,向駕駛員發放補貼或者抵扣承包費,首次補貼周期為2月1日至29日。此外,對于單班、合同期不足月、外圍區營運等情況司機,可按相應比例給予補貼。據司機介紹,廣州市區出租車承包費每月7000元左右,根據車型和使用年限,價格略有浮動。以此核算,補貼標準約為承包費的一半。

    記者采訪十多位出租車司機了解到,廣州市內包括白云(廣交)、廣駿、廣達、慶星、云通、新東方、龍的等多家出租車公司已積極響應,不少公司延后了交租時間,通過減免3600元承包費的方式,減輕了出租車司機的運營壓力。一些在外圍區域如花都區的出租車公司也按相應比例給予了補貼。

    有些在倡議出臺前已經收租的公司則會延期落實相關補貼。廣州龍的出租車公司的李師傅告訴記者,他在1月底已交付了2月的承包費,但公司承諾2月的補貼會用來抵扣3月的承包費。

    然而有些公司還在觀望,還未給出具體的補貼措施。

    柏祥公司的劉師傅稱,因為回家過年,2月底才回到廣州,還未交2月的承包費,目前公司并未催款,也承諾會落實補貼措施,但還未發布具體聲明。因為生意不好,他自己也還在觀望。

    廣州僑林公司的王師傅稱,因為差錢,2月5日,他在網絡支付平臺貸款,和搭檔一起湊夠了7200元的份子錢,“當時公司說之后會落實相關補貼,我擔心不按時交租,優惠津貼會落空。”但王師傅稱,目前還未收到相關補貼通知,2月份只賺了2000元出頭,貸款還未還清,3月5日又要新一輪交租,“如果沒有補貼,我沒錢交份子錢,只能把車還給公司。”

    出租車司機期待更多的補貼政策。廣駿的英姐告訴記者,她和丈夫搭伙開出租車,因為開豐田雷凌,每月承包費要9000元,兩人還要向公司交約3000元的社保等費用,抵扣3600元補貼后,還要交8000多元,“按現在的出車情況,壓力很大”。

    不少出租車司機希望企業提供新一個周期的補貼。廣州麗新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多位出租車司機表示,希望公司在3月和4月份繼續給予補貼,并進一步加大力度,否則迫于運營壓力只能退車。

    廣州出租車協會2月7日《倡議書》中表示,后續協會將根據行業駕駛員實際營收情況,每月對補貼標準進行重新核定并提供給企業作為參考。據悉,協會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新一輪的補貼倡議。

      疫情期間,他們在路上

    3月2日早上7點,廣州公交集團白云(廣交)出租車司機朱敬懷按時出車,按照調度,接一位住在金沙洲的醫生,去約20公里外的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。

    疫情期間,朱敬懷沒有休息過一天,他每天7點出車,下午6點收車,哪怕街上沒人,他的工作時間還是如往常一樣。

    這種穩定被迅速打破。2月初,朱敬懷加入公司的180臺黨員示范車組成愛心義載車隊,作為機動隊員,他會不定時的收到通知,接送9家定點醫院的醫務人員和普通發熱乘客??挂咭痪€的醫務人員忙碌辛苦,下班晚是常事,朱敬懷送他們回家,有時到晚上9點才能收車。

    春節期間,廣州街道冷清,但為了能服務需要出行的少數人,朱敬懷會在街上奔忙。午飯后,他會在車里瞇一會兒,“不是沒想過回家休息,但想到隨時可能收到通知接送醫生,就覺得在車上更方便。”他的收入與旁人差不多,從早跑到晚,也只有100元到200元的流水,“有一天跑了200多公里,只收到60多元。”

    從頭到尾,完整跑了一個月,朱敬懷的毛收入約4000元,他一人跑一臺車,也收到了3600元補貼,但拋去承包費和出行成本,2月凈收入也基本為零。

    作為的哥,朱敬懷也希望出租車公司能給司機更多幫助,但他對一些公司的運營困境表示理解,“不少出租車公司場地租賃費沒有得到減免,也不容易。”正像廣州出租車協會呼吁的那樣,疫情期間,需要出租車公司和駕駛員同舟共濟,共克時艱。

    令朱敬懷驕傲的是,整個2月,他們愛心車隊接送抗疫一線醫務人員超過1200人次。他們每天依舊奔跑在路上,聯通起城市動脈,守護著市民的日常出行。

   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: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:0538-6272000 郵編:271000

   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B2-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-1

   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2018年开美容院赚钱吗 街机竞技捕鱼红包下载 李逵劈鱼注册送8888 江西多乐彩在哪里可以买 今天股票大盘多少 固定公式规律资料大全 吉祥棋牌手机版 二人麻将需要哪些牌 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二分彩全五选号 贵阳捉鸡麻将安全版